<span id="tpbjt"></span><thead id="tpbjt"></thead>
<var id="tpbjt"></var>
<noframes id="tpbjt">
<address id="tpbjt"></address><th id="tpbjt"></th><thead id="tpbjt"><i id="tpbjt"><strike id="tpbjt"></strike></i></thead>
<menuitem id="tpbjt"></menuitem>
<menuitem id="tpbjt"></menuitem>

黄光裕回来国美就能翻身吗

马化展

2019年04月05日20:26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黄光裕回来国美就能翻身吗

黄光裕又被传很快将出狱了尽管起码已是第七次出现这类消息这还是令国美系股价一度大涨然而近期国美零售披露的?#31080;?#21364;显示去年亏损激增国美在黄光裕入狱十余年间已被对手?#23545;?#36229;越他如果真能出狱是否就能带领国美翻身

A 国美?#20154;?#25913;变局面

4月1日有?#25945;?#31216;国美零售投资关系总监李虹透露国美零售创始人黄光裕将于明年出狱此消息一出国美系股票价格大涨

?#36824;?#36825;一消息随后遭到国美方面的否认4月1日晚国美零售发布公告表示?#28216;?#33258;任何渠道收到有关黄光裕先生出狱的任何通知

有统计显示此次起码是第七次有黄光裕出狱新闻传出其中数次引来相关股票上涨因此国美系股票被戏称出狱概念股

那黄光裕究竟有无提前出狱的可能?#35029;?#20063;是有的如果申请假释并以年满50岁申请保外就医成功的话

投资者与国美内部对于黄光裕出狱的期待与这一旧日首富入狱前后国美的翻天覆地变化息息相关

黄光裕身陷囹圄的这十余年无论是国美还是外界环境发生了太大的变化黄光裕的妻子杜鹃虽赢得与试图去黄光裕化?#19978;?#30340;斗争黄光裕也还得以在狱中垂帘听政?#20445;?#20294;国美的发展却在走下坡路

国美零售最新?#31080;?#26174;示2018年销售收入约643.56亿元人民币同?#35748;?#38477;10.09%2018年国美归属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约为48.87亿元而2017年同期亏损为4.50亿元亏损是上年的10倍多面对这种局势李虹表?#23613;?#22238;归后国美战略转型进度将更快?#20445;?#32780;网上则流传黄光裕明年我不出狱股民:闭嘴你出来的段子?#21363;?#34920;着国美及股民对黄光裕出狱后较高的期待

B 被老对手和新玩家甩在身后

?#36824;?#22312;黄光裕在狱中的十余年PC互联网时代电商平台全面崛起移动互联网时代零售业又涌现出新巨头如今新零售时代零售业风云再变而未能守住第一阵营的国美已深处尴尬位置

根据电子商务研究?#34892;?#21457;布的2018年上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2018年上半年我国B2C网络零售市场(包括开放平台式与自营销售式)国美在线的市场份额下滑至1.2%?#21496;?#31532;六位排名前五位的是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和唯品会

国美与昔日对手苏宁相比同样差了多个身位近日苏宁易购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去年营收2449.57亿元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是133.28亿元把国美?#23545;?#29993;在身后再比较两者股价截至4月2日苏宁易购股价是14.5元人民币市值是1349.96亿元人民币国美零售股价为0.80港元市值为172.46亿港元也是差距巨大

C 扭转局势难度很大

也正因为如此很多?#30340;?#20154;士持相似观点黄光裕就算归来也难成国美救世主

资深家电业观察人士刘步尘认为属于黄光裕的时代已经?#25112;?#25237;资者不宜对其出狱抱较高期待他还提醒道根据我国公司法有关规定,即使黄光裕刑满释放五年之内也不得担任国美任何官方职务

国美并非没有在追赶2017年11月国美推出家生活战?#35029;?#20174;以电器经营为主扩展到围绕家生活的产品+服务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的转型2018年7月?#32929;?#32447;了社交电商平台美店虽有进展但与对手存在差距也大多未到收割的季节

电子商务研究?#34892;?#20027;任曹磊认为如何?#24179;?#26469;自阿里巴巴苏宁易购等的强势挤压如何能在整个线下实体门店的一路下跌中扭亏如何开拓新零售门店和?#32479;?#26412;运营都是国美如今急需面对的问题

黄光裕回来国美就能翻身吗由金羊网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版权联系电话020-8713358987133588

(责编刘然夏晓伦)
ڷɽ
<span id="tpbjt"></span><thead id="tpbjt"></thead>
<var id="tpbjt"></var>
<noframes id="tpbjt">
<address id="tpbjt"></address><th id="tpbjt"></th><thead id="tpbjt"><i id="tpbjt"><strike id="tpbjt"></strike></i></thead>
<menuitem id="tpbjt"></menuitem>
<menuitem id="tpbjt"></menuitem>
<span id="tpbjt"></span><thead id="tpbjt"></thead>
<var id="tpbjt"></var>
<noframes id="tpbjt">
<address id="tpbjt"></address><th id="tpbjt"></th><thead id="tpbjt"><i id="tpbjt"><strike id="tpbjt"></strike></i></thead>
<menuitem id="tpbjt"></menuitem>
<menuitem id="tpbjt"></menuitem>